当前位置: 主页 > VOA中文翻译 >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之后 - 殖民地和其祖国的关系

查看原文/翻译时间 : 2013-06-23 13:56来源 : VOA官网 收听下载次数 :

这周在我们的系列报导里,我们将会谈到在两百五十年前的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之后,美国殖民地和英国不列颠之间的关系。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是法国和英国之前的国际冲突的一部分。冲突的原因是为了决定哪两个强大的国家可以控制北美。

英国不列颠于1763年在北美击败了法国。结果,不列颠控制了本来是法国拥有的土地。而现在不列颠必须对在美利坚13个殖民地的差不多两百万民众及在加拿大的说法语的六万人负责。除了政治和经济上的责任外,不列颠还必须保护所有这些殖民者不被其他种族的印第安人侵略。

这将会花费很大一笔金额。英国不列颠在对抗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已经在殖民地上耗费了很多的兵力和物资。如今,不列颠认为美利坚殖民地应该协助支付这笔费用。

1763年在北美的殖民者和已经定居在那里超过一百年的殖民者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有不同的想法。

他们已经考虑到他们的殖民地立法机关比在伦敦的不列颠议会小但是却和它相似。这些更小的议会已经协助殖民地的统治超过一百年。殖民者开始意识到他们的立法机关必须拥有和不列颠议会同等的权利。

英格兰的局势也改变了。在177年英格兰正式称为不列颠。其国王不再像1600年年初那样统治议会。当时,国王可以决定所有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关系到殖民地的问题。但是,现在权力由国王转移到国家议会。在发生法国印第安人战争的时候,立法机关决定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在税赋方面的决定权。殖民地的议会开始觉得他们也应该有操纵税制的权力。

第一批在美利坚殖民地的英格兰人想起了他们是英格兰的公民。他们穿越海洋做了一次危险的旅行,在一个新的地方创立了小英格兰,并且与其祖国进行生意往来,同时扩大其领土。 然而,在1763年,殖民者认为他们是美利坚人。他们的很多家人已经在北美居住了超过50-100年。他们清理了土地,组建起家园,与印第安人斗争并且在远离大不列颠的土地上生存下来。他们每天有不同于大不列颠民众的忧虑。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是不同的。他们不想任何外人告诉他们如果去统治他们自己。

然而,在不列颠的人始终认为殖民地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其祖国的。政府对待本国的民众和对待殖民地的大不列颠民众是不一样的。它对殖民地征收特别税。它也要求他们去供给军队并且让军队住在他们的房子里。不列颠政府表示在殖民地的士兵是在保护殖民者。但是殖民者却反问:“保护我们什么?”只要法国人出现在加拿大附近,殖民者就需要不列颠的陆军和海军的保护。在法国人走了之后—随着他们在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的失利—殖民者觉得他们不要需要不列颠国的军队的保护了。

不列颠政府要求殖民者缴纳越来越高的税。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为了显示殖民者是在其管辖范围之内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不列颠正面临着财政上的问题。与国外的战争留给了这个国家沉重的债务。不列颠政府认为殖民者应该帮忙支付一部分这些债务,尤其是由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所带来的债务。

美利坚殖民者本可以同意,但是他们希望在做决定上有说话权。他们希望他们有权利去表决他们的税收制度,像住在不列颠的民众那样。然而在不列颠议会,殖民者却不允许进行表决。因此,他们抗议他们要纳税却没有代表的权力。

在1764年,不列颠议会通过了税糖法案。这个法案对于从美利坚国进口的糖,咖啡,一些酒类和其他产品征税。这增加了欧洲产品通过不列颠运送到殖民地的税额。 不列颠政府还通过了旨在强制执行新的贸易法规的措施。同时还限制了纸币在殖民地的产出。

美利坚殖民者反对所有这些新的法规。但是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去抵抗。殖民地议会通过抵抗新的法规,然而这些抗议完全是两码事而且没有实际的效用。企业集团尝试组织起来地址货物。但是这些并没有很成功…直到不列颠政府在1765年通过了另外一个税项:印花税。

印花税或许比早期的税法更加激怒美利坚的殖民者。在这个法规之下,殖民者必须为每张他们用的印刷的纸张购买一张不列颠的印花。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为每一张报纸,每份文件,甚至是扑克牌纳税。 殖民者因此拒绝支付印花税。殖民地议会通过了关于不列颠议会完全没有权利向殖民者征税的决议。一些殖民者因为太气愤因此去袭击了不列颠印花税机构中介。

历史学家说殖民者感到气愤的主要原因是不列颠政府否决了“无代表权则不纳税”的提议。那个时候基本上没有殖民者愿意独立于不列颠政府之外。他们把自己的权利重视成不列颠的民众和当地自治的想法。他们认为印花税法最严重地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美利坚殖民者拒绝执行印花税法。他们同时也拒绝购买不列颠的产品。差不多一千个商家签下了不进口商品的协议。 这让不列颠的商人损失很大,因此他们要求政府取消印花税法。 议会最终在1766年取消了此税法。殖民者马上停止了他们对不列颠商品的抵制。

然而,议会在废除印花税法的同一天,通过了《宣言法案》。 此法案声明了殖民地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于不列颠的,并且不列颠可以通过任何它想要设定的法案。很多美利坚殖民者认为这个声明是不合法的。

历史学者说,这显示了殖民地和不列颠之前的隔阂有多大。殖民议会有权利通过他们自己的法案,但是仅是在不列颠议会的同意的情况下。然而,殖民者把他们议会的工作当做了他们自治的方式。

不列颠虽然取消了印花税法,但是却没有停止征税。在1767年,不列颠议会通过了被称之为《唐森德税法》的一系列新税法。 这些税法是以拟定此法的政府官员命名的。《唐森德税法》对进口到殖民地的玻璃,茶叶,铅,油漆和纸张征税。

美利坚殖民者抵制《唐森德税法》并且开始了新的一轮抵制不列颠商品的活动。

他们同时也采取措施增加在殖民地的制造业。到1769年底,他们已经削减了一半从不列颠进口的商品。殖民者对于他们的问题,同时也开始了内部的相互沟通。

在1768年,马萨诸塞州法院向其他殖民地发了一封信函。信中提到,《唐森德税法》违背了殖民地的本身的和宪法的权利。当信函到达伦敦的时候,不列颠政府要求马萨诸塞州殖民地的政府解散议会。然后,他们调拨了四千名不列颠士兵到马萨诸塞州的最大城市及美利坚殖民地最大的城市--波士顿

波士顿的民众对不列颠的士兵很是痛恨。那些士兵控制了他们的街道并且住在了他们的房子里。这些紧张的局势导致了暴力冲突的发生。也就是我们下周要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