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帕克斯:美国民权运动之母

时间 : 2013-04-24 15:06来源 : VOA官网 收听下载次数 :

声音一:我是派特 博德纳尔。

声音二:我是美国之音英语特别节目的史帝文 艾贝。今天,我们要谈谈罗莎·帕克斯,她被称为美国的民权运动之母。

派特:直到1960年代,在美国很多地区的黑人并不享有与白种人同等的公民权利,美国南部的法律仍然保持着两个种族的分离。这些法律迫使黑人被限制在专属的学校上学、被限制生活在城市的专属区域,坐在一辆公共汽车上被限制在专属区域。

1955年12月1日,在阿拉巴马州南部城市蒙哥马利,一个四十二岁的黑人妇女搭乘城市巴士。根据当时法律要求,黑人坐在巴士的某个区域而白人想要坐这个位子时,黑人们就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座位给白人让座。然而,这位女子拒绝这样做却遭致警方拘捕。

这一和平的不服从行动引发了蒙哥马利的抗议行动,导致美国少数族裔权利法律的改变。启动这项运动的女人正是罗莎·帕克斯。今天,我们就谈谈她的故事。

史帝文:罗莎·路易丝·麦考利,出生于1913年,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特斯基吉)。11岁之前她就读于当地的小学,然后她被送到蒙哥马利的学校。她早早地离开了学校去照顾她生病的外婆,后来是母亲。直到21岁时她仍未完成高中学业。

1932年罗莎嫁给了帕克斯 雷蒙德。他是一名专剪男士头发的理发师,也是一位民权活动家。他们一道服务于全国有色人种进步协会(NAACP)——这一地方团体。1943年,帕克斯太太成为该集团中的一名职员,稍后成为该团体的青年领袖。

罗莎·帕克斯是蒙哥马利的女裁缝。自1930年代至1955年,她一直从事缝紉工作。然后,她变成为成以百万计非洲裔美国人争取自由的代表人物。

派特:在1950年代美国南部的许多地方,对巴士前部的座位仅限于白种人使用,黑人只能坐在车的后部,中间的区域两类人都可以使用。然而,如果某个白色的人想要坐在这里,那原先坐在座位上的黑人被要求让出他们的坐席。

当一位白人上了巴士和并示意想要座位时,罗莎·帕克斯和其他三位黑人坐在这辆巴士的中间区域,开车司机要求这四位黑人离开自己的座位,这样子这位白的人就不不会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邻座了。其他三个黑人起身让座,但帕克斯太太拒绝了,但她却被逮捕。

有关这个事件有数个流行传本,包括了罗莎·帕克斯拒绝让座是因为她的脚觉得累了的说法。但几年后她本人说那是不真实的。她说真正令她感到累的是面对接受不平等的对待。她后来解释说假如还有人权的话,这似乎是她为停止被推来搡去和找寻她的人权的地方。

史帝文:蒙哥马利的一个黑人妇女活动家团体被称为妇女政治委员会。该团体组织反对巴士对黑人乘客的虐待,由于违反巴士司机的命令,黑人们惨遭逮捕直至遭杀害。罗莎·帕克斯不是第一例拒绝给巴士上为白人让座的黑人,但蒙哥马利的黑人团体认为她是这个城市的最杰出的市民之一,所以人们围绕着公民权利形成抗议行动。

该妇女团体紧急呼吁在城市里的所有黑人,在帕克斯太太审判日当天即12月5日星期一,拒绝乘坐城市巴士,那一天共有 4 万人步行或使用其他交通工具出行。

是夜,在全市范围内的集会上,居住在蒙哥马利的黑人同意继续抵制巴士,直到他们被虐待的行为得以终止。

他们还要求城市公交汽车受雇用的黑人司机,允许任何人坐在汽车中部,并不用为任何人让座。

派特:在当地黑人领袖埃德加丹尼尔尼克松和年轻的黑人牧师(小)马丁·路德·金的领导下,蒙哥马利巴士抵制运动持续了三百八十-一天,在其他南方城市举行了类似的抗议。最后由美国最高法院审理帕克斯太太的案件,于1956年11月13日做出了在巴士上实施种族分离属违法的裁定,这距离帕克斯太太被逮捕几乎有一年了。当法庭的命令到达后一日即12 月20日蒙哥马利抵制运动结束。

罗莎·帕克斯和(小)马丁·路德·金在南部开启了非暴力抗议运动。这场运动永远地改变了美国的公民权利。马丁·路德·金成为了其著名的发言人,但他没能活着看到许多的工作成果,罗莎·帕克斯却做到了。

史帝文:对于罗莎帕克斯和她的家庭来说,这场巴士抵抗运动使他们的生活困顿徒增。

她遭遇了解雇,而且也找不到新的工作。所以帕克斯家庭只得离开蒙哥马利。他们首先搬到弗吉尼亚州,然后又到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帕克斯太太作为女裁缝一直工作到1965年。然后,密歇根州的众议员约翰·科尼尔斯给了她一份工作,在底特律他的美国国会办公室。她从这个岗位退休时是1988年。

许多年以来罗莎·帕克斯继续地为全国有色人种进步协会工作,并露面于公民权利的事件中。她是个寡言少语的女人,并且她的名气经常令她看上去似有不自在。但她说她想要帮助人,尤其是年轻人,要为他们为自己创造出令人满意的生活,进而去帮助他人。1987年,她成立了罗莎&雷蒙德 帕克斯研究所,旨在通过自我发展而改善黑人孩子的生活境况。

罗莎·帕克斯因她为公民权利积极实践而获得两项国家级最高荣誉。1996年,克林顿总统授予她总统自由勋章。并在1999年,她得到国会颁发的金质奖章。

派特:在随后的岁月里,罗莎·帕克斯经常被问及自从1960年代以来,公民权利法案获得通过之后种族之间的关系有多大程度的改善,她认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她仍然保持着美国种族平等运动的观点与立场。

罗莎·帕克斯死与2005年10月24日,享年九十二岁,她的遗体荣誉地安放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她是美国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3 万人静默地走过了她的遗体,向她表示他们的尊敬。

众议员科尼尔斯提到这位以沉默和力量著称的女士对国家而言的重要性,他说:"有极少数人可以说他们的行动和品行改变了国家的面貌,罗莎·帕克斯就是其中一位”。

史帝文:罗莎·帕克斯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意义重大,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有4 万多人参加了她的葬礼,在他们之中有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他的妻子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杰西·杰克逊牧师,以及全美穆斯林领袖路易·法拉康恩。

克林顿总统讲话中记忆起这段在南部巴士上的种族分离往事,当时他是个小男孩,他说,罗莎·帕克斯帮助全体美国人形成自由平等之风,并且全世界都知晓她,缘于她单一而勇敢的行为给予种族仇恨以致命打击。

早些时候,在华盛顿的追思会上,美国参议院的宗教官员谈起她时说,罗莎·帕克斯的勇敢担当是小行动引发大力量的示例。杰西·杰克逊牧师在一个声明评论说,她小小的勇敢举动,对于非洲裔美国人意味重大。他说关于在955年的巴士上,"她照旧坐着,但我们可能会站起来,是她打开了通向自由之旅的大门"。

牧童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