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后,美国关于堕胎的争议依然激烈

时间 : 2013-01-29 12:56来源 : VOA官网 收听下载次数 :

华盛顿--自美国最高法院把堕胎合法化已经40年了。但是关于这个条例的争议依然和以前一样激烈。

对于乔迪达菲来说,堕胎是私人的事情。作为一个陆军军官,她约会的时候遭遇了强暴,后来她选择了堕胎。

如今,30年之后,她身上带着一种标签:“我后悔去堕胎了”

“我将不会去评判别人也不会用手指指着别人。我只想让人们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你不可能有一天走进一个堕胎的诊所还想着你走出来的时候还能和你当时走进去的时候一样。“她说。

达菲是站在激烈争议的一边,Yasemin Ayarci则站在了另一边。

“我们想要做的是降低堕胎率。我们想加入到他们之中去抗争。但是我们想通过性教育和避孕方法这些更加理性的方法去抗争。“Ayarci说。

这是最高法院因罗伊对维德案而让堕胎合法化的决定的第40个纪念日。 每年,成千上万的人朝着高等法院方向进行“生命的权利”的游行。

年轻的美国人,像克芮丝坦‧霍金斯,出生在这个时代的决定事件之后。

“这一代人,我这一代人,我们都是在因合法堕胎而生存下来的人,我们是反堕胎的一代人。“霍金斯说。

然而,反堕胎的争议却与最近NBC-华尔街日报关于70%的美国民众不愿意堕胎权被推翻的调查结果相悖。

神父 法兰克 帕瓦内为了生命 带领着反堕胎的牧师团体。

“我们在美国有非常强大的实力去塑造民意,并且防卫堕胎工业-例如,计划生育-资金非常充裕的组织。许多的资金来源于政府本身,这就造成了一种认为这是一个可靠的活动的公众认知。“他说。

玛西亚格林伯格是一个专门研究妇女法律的律师。她说这个问题是政治性的问题。

任何事情都不会是永远安全的,因为一个绝对的少数和非常自满的多数中已经有人限制约束的坚定的联邦法院或者甚至是推翻它,像罗伊对维德案。“格林伯格说。

这些中的一些法官在最高法院,但是他们并没有近期建设计划去复审罗伊对维德案。